走訪唐崇懷院長(七)

Posted by admin, With 0 Comments, Category: 唐崇懷牧師 專欄, 文章與討論, 特別推介, 神學與教牧,

問:那時您結婚了麼?
答:我65年就結婚了。兩個人一塊到美國,苦得要死,也快樂得要死。
找不到工作,我就準備去做地產。先靜待三個月,學習用統計學推測市場的趨向。結果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。第一次,用了一周時間,馬上就賺了幾萬塊!我想賺個20萬,就去做自由傳道,以後也不用看人的臉色。誰知,不到六個月就賺了20萬。但"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",想停已經停不下來了。這個我算是真懂了。一停就扣這稅那稅,只剩下五六萬而已,於是就繼續做下去。後來跟幾個人合作,成立了"三和實業置產",有六十幾位下屬,我從來不管帳,我管賺錢大家分。結果,"一招不慎,滿盤皆輸",一步錯誤,整個塌了下來。
大約合作了六年之後,有一次,一位合夥人要分股,我好人作慣了,不願得罪人,於是就分,那一位合夥人拿錢走了。我這才開始結算,發現公司有問題。其實那個時候市場早就變了。就這樣拖了一年,剩下的那位要宣告破產,我不同意,他讓我簽一個字給他,他不要錢不要產業,但也不負任何責任。我就簽了。這個字簽下去,我查了一下帳:公司負債70萬美金!什麼叫失敗,這就叫失敗!
一出了問題,很多基督徒就認為上帝在懲罰我;我做得很大時沒人講,一出了事就來這樣說。我發現很多基督徒很壞。連近親也不理解我,也說我。但我自己知道得很清楚:我會回來的,等到我都搞清楚了,我就會回來!就像鮭魚總會回到故鄉產卵一樣。
問:真是沒想到您有這麼驚心動魄的經歷。後來聽說您搞建築?
答:以後大約六年半,幾乎像賣身,先做建築公司,後來又做地產規劃。但幾年也就還上債,把一切搞清除了,我就回到國際神學院教系統神學。當時的國際神學院連註冊的資格都沒有。我去寫了一個組織分析和五年計劃的策略報告,結果院長請我去當院長或董事長。我就作神學院的教授,自己提出當拓展副院長。我一進去,就把兩萬塊放進去,刺激了教會姊妹和長執也各拿出兩萬塊,神學院就動了起來。我在神學院有十年薪水是一年1塊。後來我也知道,神的工作不是靠錢做起來的。現在我把錢看得很輕;我住過1200美金一晚的賓館,也在豬槽邊睡過,真的不在乎。
問:您的這次失敗有沒有神的美意?
答:當然有神的美意。這次失敗使我對神的恩典體會得很深。在經歷這些之後,才更深體驗、明白了什麼叫"道成肉身"的"肉身",什麼叫"試探",什麼叫"壓力"。這一切成為一種經歷之後,就不再是一種空談。
一個人對真理的認識,不單單通過聖經,雖然聖經的熟這是先決條件;我們要對神的普遍恩典多多認識,因為神的普遍恩典隱藏著好多人生智慧。